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兴区域 >不再虐待忽略‧许孩子一个幸福未来 >
不再虐待忽略‧许孩子一个幸福未来
2020-06-14 / 新兴区域 / 377浏览量 /评论数 41
不再虐待忽略‧许孩子一个幸福未来翻开今日的报章,忽略儿童或虐待儿童的社会问题每天都发生,保姆因孩子顽皮而绑起他的手脚、为母者为了讨生活让孩子饿到皮包骨、长者不小心而意外致死小孩等等新闻不再新鲜。孩子的权利在哪里?虽然说很多儿童不清楚他们可以享有的权利,但这并不是成人忽略孩子需求的藉口。他们不懂,我们懂。向他们许下承诺,守护他们,让他们享受童年的乐趣。“小孩子,有人权可言吗?”“他们还小,谈甚幺权利?”“给他们温饱就好,还要求甚幺?”的确,当你提出儿童权利时,得到的回应就是这些。25年前,联合国通过《儿童权利公约》向全世界儿童许下承诺,保障所有18岁以下的儿童和青少年,不分性别、种族、宗教、经济背景、身体状况或地理环境,均享有生存、全面发展、实现潜能等等的权利。马来西亚后来于加入公约。今年,10个民间社会组识首次联手合作,于11月20日―国际儿童日当天推动为期3个月“给孩子承诺”(My Promise To Children)活动。他们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马来西亚注册保姆协会、马来西亚律师公会、马来西亚儿童权利联盟、DiGi电讯私人有限公司、ISOBAR、马来西亚儿科协会、全国儿童疗育理事会、马来西亚童军协会和The School at Jaya One。郊区孩子多被忽略遗忘马来西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代表贝尔蒙特(Wivina Belmonte)说,很多儿童至今并不知道他们具有的权利,所以有很多孩子还喝着不清洁的水、没有书读,无法享受童年的乐趣。“对一些人来说,生活是如此的困难。那些住在郊外地区的孩子们会被忽略或遗忘,又或者他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歧视的社会。”这让我想起因为保护妈妈受虐待而被打的儿子、因为被强暴而被迫结婚的女孩、因为要在家照顾幼小妹妹而无法上学的女孩、因为父亲过世而被迫打工当家的男孩等。这些孩子,这些故事告诉我们,不是所有人都有执行他们的权利。“儿童权利不是通过声明,而是承诺。也不是说说而已,而是通过行动。没有行动或成效,它也只不过是在纸上谈兵。首先,政府负起最基本的责任,立法执法保护儿童的权利,接着是家庭的角色。很明显的,孩子最好的成长过程是在获得家人或监护人的关爱。”需有法律保护儿童权利针对大马法令是否符合联合国标準的问题,她认为,这必需要有全面的法律才能真正保护儿童的权利。比如一宗13岁女孩被40岁男子强姦的案件,两人就此结婚就算是结案,是很负面的案例,直接影响到其他案件。至于教育的问题,我国还有很多住在郊区的孩童没有获得受教育的机会。她表示,马来西亚要在2020年成为先进国,不只是在数据、收入或经济方面达标,社会的提昇才是重点,因为现在很多双薪家庭面对健康、压力、孩子成长环境和生活素质的问题。“给孩子承诺”不是非政府组识要给儿童的承诺,反而是父母及每一个人给予孩子们的承诺。根据大马儿童权益联盟2009年的调查报告,共有4万4000名学龄儿童并没有接受教育,包括难民、寄居庇护所、非法移民者及外籍劳工的孩子等。当中,超过5000名是大马公民,他们多数是原住民及贫困的孤儿。还孩子自由空间谈儿童权利,很多人都举手支持,但却有多少人真正做得到?马来西亚儿童资源中心执行董事刘惠贞直言:“我们不只是站在非营利机构上说话,家长知道和支持,但更多家长认为不需要给孩子权利,不然很难教导。我们去学校时,纪律老师也不赞同所谓的权利。“我们说权利时也要有责任。当他们说很支持孩子有权利,却与孩子谈条件,要孩子先考到好成绩才让他们自由玩乐。一名着名学校校长说,为甚幺所有家长都要孩子进入精英班,但精英班只有一班,还有8班没有人要进。”成功不能建立在成绩上她指出,很多家长不明白,以为考到好成绩就是完美的童年。他们不明白孩子们也要出去看看世界,认识更多人、更多事物。“我曾经问一些八九岁的孩子,他们除了有机会学唱歌跳舞,还喜欢甚幺科目?他们说甚幺都不喜欢。其实,家长根本没有时间与孩子沟通。”她说,现在的孩子太多节目,生活太忙了。“我问过一个四年级的孩子,要他写出一天所做的事情,看了他那一整天的活动和节目表,问他的休息时间呢?他反问:甚幺是休息时间?我说,就是没有做甚幺,躺在地上或沙发无所事事的时候。他说没有试过(休息)。”她认为,家长要看到孩子的成功,不应该只是在学校成绩。她以自己16岁的女儿为例。女儿读完小学六年级就没有升上中学,选择在家受教育。两年后,女儿对她说,过去两年学的比之前6年在学校学的更多。现在,女儿不只在家读书,还有很多自由活动,包括做义工。社会要关注孩子发生在我国的忽略或虐待儿童案件严重吗?为甚幺这些人会如此狠心虐待毫无反抗力的小孩?马来西亚注册保姆协会主席王贝芳直言,我国的虐童案例没有下降,尤其是涉及6岁以下儿童的案件在增加中,所以她希望社会人士多关注,阻止悲剧发生。多聆听孩子心声“我相信所有来到这世上的孩子都享有人权,所以我们必需给机会他们参与各方面的活动,聆听他们的心声,鼓励他们,保护他们。作为协会主席,我承诺提供孩子们一个高素质的学前教育。在个人方面,我承诺聆听他们说话,让他们相信自己,全面地成长。”针对因为父母一时疏忽而致死孩子的案件,马来西亚儿科协会前主席拿督祖杰菲说:“所有父母都会犯错,最重要的是知错后不要再重犯。譬如把孩子留在车内的案件,我想他们不是有意这样做,可能是生活压力,当时脑里想着其他事情而忘记了孩子。”他认为,媒体在这方面可以扮演一定的角色。“媒体应该不断地报道有关儿童的新闻,提醒父母或社会意外的发生,让他们时刻提高警惕。提供平台了解孩子们“给孩子承诺”活动为公众提供一个平台,齐心协力协助及展现对儿童的支持。欲知更多关于儿童权利及对儿童许下承诺的热心公众,可浏览网站http://www.mypromisetochildren.org,然后在社交网站与朋友、家人和亲人分享对儿童的许下的承诺。网站也设有许多影片、问答和其他教育性材料,其中包括动画木偶视频,让观众更了解儿童权利和用于与儿童交谈的友好语言。可询问“问问专家”此外,家长或关注儿童权利的人士也可在网站特设的“问问专家”部份,谘询儿童权利的相关问题,例如育儿品质、残疾儿童、儿童的权利和法律、网上安全等等,各方面的专家将针对有关问题作出解答。其他附属活动包括停止虐待儿童醒觉运动,在学校推行网络安全教育等。这项为期3个月的活动将持续到2015年3月,以纪念马来西亚维护儿童权利20年週年。儿童人权的起源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儿童白皮书》记载,战后,在发展中国家与世界各动乱地区,有数以万计的儿童过着贫病的生活,有的甚至被掳作少年兵、童工、童妓。当时,一名英国教师艾格兰亭杰普(Eglantyne Jebb)在因缘际会下接触到一些慈善组织,看到孩子们不幸的遭遇后,毅然辞去教职。她认为,在一次大战中,多数身心受创的儿童在身体、心理与道德上都没有获得适当的成长与发展,这些缺陷会阻碍人类的进步和幸福。1919年,杰普成立“儿童救济基金会――拯救儿童世界联盟”,许多划时代的理念深深影响后来的儿童权利宣言。1924年,国际联盟通过“儿童权利宣言”(日内瓦宣言),缔造国际间对儿童表达关心的创举。宣言虽只列举5项原则,但其内容与精神一直沿用至今,例如:对所有国家的儿童,不分男女,必须负起善尽照顾的责任;不分国籍、种族,提供正常身心发展的机会等。历经35年后,由联合国接续捍卫儿童在法律上的权利,于1959年通过“儿童权利宣言”。争取十多年才通过《儿童权利公约》鉴于“儿童权利宣言”缺乏拘束力,必须制定具有强大约束力的公约,藉由国际社会的力量来保障儿童权利。因此,波兰政府开始起草公约,协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劳工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国际组织,经过十多年来逐条检讨,严密审议之后,终于在1989年通过《儿童权利公约》。这项划时代的创举,明确指出如何拯救及保护权利受损的儿童,更促使国家负起保障儿童权利的责任,不分年龄、性别,每个人都是独立而完整的个体,应该具有自身感受与人格尊严。/副刊‧报道:李翠媚‧2014.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