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展示国防 >人渣文本谈网路选战:别太依赖数位,肉身也得显灵! >
人渣文本谈网路选战:别太依赖数位,肉身也得显灵!
2020-06-16 / 展示国防 / 145浏览量 /评论数 56
人渣文本谈网路选战:别太依赖数位,肉身也得显灵!

「很多人认为柯文哲今年只靠网路、网军,但大错特错,柯 P 陆军活动可是跑得非常扎实。」笔名人渣文本,知名政治评论周伟航访谈一开始就拿台北市市长选情当例子告诉笔者,选举绝对不能只靠网路。

今年选情可说是台湾选举史上相当诡谲多变的一年。表面上今年缺乏过往「蓝绿大对决」剑拔驽张经典戏码,反而瀰漫着一股执政党不力,却蓝军也很难趁机发挥的气息;里子上却碰上了国民党大量党产被封,难得资金调度非常困难的一年。这种诡谲、低迷的气氛加上网路崛起,让蓝绿双方在今年 5-8 月都陷入了柯文哲只靠网路这种执念,认为学柯 P 在网路上说说话、挑起议题就能製造声量。

人渣文本谈网路选战:别太依赖数位,肉身也得显灵!

周伟航解释,「还有像那些年轻一辈议员,我都常讲不能只靠网路,肉身也得显灵走到街上手一张一张握去拜票,才能突破年轻人同温层。」

候选人面对网路的三个正确姿态

说到底,网路真正能帮助候选人的部分有三项作用:舆情分析、科学管理,然后「精準出击」。

「舆情观测是政治人物的数位电眼,比传统民调更準,更可靠。」专精大数据舆情分析的思为策略共同创办人谢一平就认为,现代人大多都把使用习惯移转到手机上,导致传统市话民调取样早就严重失偏,「拿五月份、七月份针对首投族民调为例,姚文智就算支持度怎幺低,统计学技术上也根本不可能跑出完全是『0』这个数字啊!」

人渣文本谈网路选战:别太依赖数位,肉身也得显灵!
谢一平强调从技术上来说,做出『0』这个数字有根本上的错误。

另一方面台湾 Facebook 每月活跃使用者数高达 1900 万,有了这幺庞大的资料库,他们就能透过 Facebook 被动民调再搭配内政部公开资料,用心理学、社会学绘出行为模型分析,做出精细度相当高的选情资料。

人渣文本谈网路选战:别太依赖数位,肉身也得显灵!
谢一平:「我们就是台湾的剑桥分析,只是差在剑桥分析资料是用骗的,但我们是用 Facebook 合规的 API 爬资料。」

「我们不估票,这些更精确、缜密的资料,是拿来帮候选人节省人力、金钱,帮助他们进行科学化管理工作的。」议员选举的本质是圈地盘,因此知道一个社区、地方的选举意向非常重要,但过往议员与幕僚只能大概知道,这个里或那个社区很蓝、很绿,会有什幺大的建设、环保因素在附近影响他们。

「除了眷村以外,以往候选人无法非常精确判断每个社区的选民特性,也不知道投入多少资源会有多少效益,」谢一平解释,「但我们的资料能客观帮助他们判断,每个社区投入资源的期望值到底有多少。」

有多年选战经验的操盘手,三通网执行总监许立伦更从内部进一步分析,过往大多数候选人会聘用像广告、公关公司策划行销、文宣战,在这部分容易形成「外人引领内人」的局面;候选人若有手腕能顺利统合团队意见当然最好,但内外双方意见不合的状况往往更容易出现。

「所以现在文宣战反而需要科学化的资料,不仅能做出更理性的判断,同时也能避免候选团队陷入内外分化的窘境。网路舆情技术出现刚好补足了这块。」许立伦说。

我们在文章开始之处虽然一再强调网路不是万万能,但它也确实是选战中扩散力最快、最精準,也是最「经济」的一个管道。许立伦就举例,「过去以陆军为主的选举就像一场一翻两瞪眼、赢者全拿的豪赌。像过去某个台北县县长候选人一场选举就总共花了七亿还没选上,其中光是文宣与印刷品,就花了 1.4 亿将近五分之一的预算。」

但他分析若把当时文宣印刷品份数换算成现在的社群触及人数,只要约几十万就能达到相同效果。而且网路、社群还有选定特定议题 TA,甚至是从分众媒体打回大众媒体的效果,这对想打特定议题族群的议员候选人确实是一大福音。「议员跟县市长不一样,顾好自己地盘,引起特定议题族群通常就很够了,所以用网路了解选民、打动选民会事半功倍。」

人渣文本谈网路选战:别太依赖数位,肉身也得显灵!
多年经验操盘手许立伦认为,网路舆情技术让文宣战有了科学化资料。

「网路媒介与空军,其实更像平时地方服务的变现机制 。」周伟航再拿柯文哲举例,今年还能维持这幺高的网路声量还有这幺多网路义勇军自愿护航,都是过往跑地方、市政成绩与持续站在议题上发声所积累下的成果。

选情冷,让今年网路选举「技术退化」

但周伟航认为今年网路选战非常弔诡,甚至实质上可说是「退化」了。「你看柯 P 用 Facebook、LINE 跟 YouTuber 拍片是技术特别厉害的招吗?没有啊,还是很传统;外界可能有很多人有幻觉,认为今年有网红什幺的,网路战很多元、Fashion;但从内部资源投入总量跟成本效应来看,其实都在下降。」

这是因为在九合一大选中,台北市市长候选人某种程度上就是整个政党的门面,整体局势也都会受台北市市长选情高度影响。

「姚文智、丁守中太弱了!柯文哲在使用网路观察舆情、回应速度还是高水準的好,重大问题几乎是第一时间反应;这点现在新北的蓝绿两党候选人也都做得不错。」

周伟航表示但由于整体选情冷,今年看不到去年预期如候选人专属 APP、大量直播频道等「华丽网路打法」出现。「本来还预期会有人找 17 之类的弟弟妹妹直播主去当候选人陪跑,一整天直播候选人的行程,或是用手游引擎把候选人『游戏化』,捐款也能来课金。这些年初还蛮多候选人有兴趣的,但后来选情太冷,不了了之。」

怎幺打一场好的网路选战?

那今年到底该怎幺用网路、社群打好一场选战呢?周伟航建议层级越基层,就要用越基础的工具。「像里长、乡镇市代表就该好好经营 LINE 群组或 Faecbook 社团等铁粉,不仅成本低、效率好,还能直接服务选民。」现在已经有很多里长平时就常跟里民打影像电话,直播水沟、电灯、人行道反应民生问题,这些平时的里民服务就会延伸到选举,很好变现。

第二无论层级高低,选县市长议员或乡代里长,候选人与竞选团队也都小心陷入脸书演算法的同温层陷阱,错估选情。「我常听候选人跟我说他滑他自己脸书,感觉自己或党选情多好多好。废话,脸书只会给你同温层资讯啊!」

人渣文本谈网路选战:别太依赖数位,肉身也得显灵!
很多候选人脸书都一片和乐融融,但得小心陷入脸书演算法的同温层陷阱,避免错估选情。

周伟航还说,老议员、政二代面对网路反而越保守,越工具性越好。「你在网路上乱讲话乱做事,可能被抓到曝光的机会太多了。」但新人反而就得不断进攻创造议题与网路声量,保持能见度。

另外许立伦也提醒,硬想用传统行销的中心化方式操作网路扩散,往往效果极为有限且得不偿失。「就像连胜文 2014 那年网路行销全部交给公关公司,但又因厂商合约问题没摆平,同时自己没认真经营社群过,整整六到八月就网路就一片空白,浪费了。」

最后则到党团层级。周伟航认为无论蓝绿大小,各党团设立一个二级的网路稽核机制或单位来评估、审核候选人们的网路合作单位,确实对选情、成本都有所帮助。毕竟各个活动、网路、公关公司执行的品质参差不齐。以前大家都认为网路还不是主战场,随便编个三、五十万预算出去就好了,但在网路操作越来越重要的当下,这种状况势必得改变。

「只是最大问题还是各政党不一定有人懂,就算懂也得思考这要编入常态编制还是任务团队,也许这次选举完,各政党可能会痛定思痛吧!像今年各党都混进了不少奇奇怪怪的网军,这些人真的有战力吗?有时候负效果更大,都在乱砍乱杀乱讨钱。」周伟航无奈的说。